好男人 笨女人 第十一章 變色康乃馨第十一章 變色康乃馨「跟趙媽媽說實話,妳…妳還是處女嗎?」趙媽的上下打量本來就讓草莓有一點不太自在,這下更是嗆了一身的水,不是已經穿了一身趙媽媽喜歡的套裝了嗎?這是什麼問題啊!草莓自己在OS﹒看在二哥和這豪華大宅的份上說什麼也要忍住! 「草莓啊!不是趙媽挑剔,我們二哥的條件之好妳也是知道的,他啊還死心眼,非要找到理想的老婆才肯結婚,我知道時代變了,我不能太老古板,所以話先說在前頭,我是當媽的,三個兒子我一視同仁,如果娶進門那我沒話說,想要先有後婚拿肚子來要名份,那我是一概不認!妳可學聰明點酒店工作自個兒斟酌,妳要體諒趙媽媽啊,這一大片家產,三個這麼優秀的兒子,趙媽媽也很為難!」草莓心頭一緊,臉色也發白了,要不是大嫂進來解救,她多想嗆回去! 原來這是二哥的難處,不要說一打女朋友,要不是苦苦的愛著二哥,現在的她就想拔腿跑了!想當然爾這頓午餐草莓實在不太吞的下去,但是笑容還是要維持好,好到讓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,於是二哥說她吃的太少一直挾菜,他挾一次,趙媽媽就追加一次,為了給足趙媽面子,草莓硬是吞了再吞,正當二哥看她臉色不太好想帶她出去走走,趙媽媽說話了 「二哥啊你好久沒回來了,媽媽最近坐骨神經又發痛了,你進來幫媽媽推拿酒店打工一下」,二哥臉上沒太多表情給了草莓一個臉色說「等我一下子我馬上就好」二哥那個臉色讓草莓心生痛楚,卻說不出來所以然!草莓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看電視,大哥和未進門的“大嫂”作陪,趁著大嫂上去拿皮包準備待會兒的“例行”大採購。 大哥坐了過來「 林 小姐,妳認識老二多久了?」「半年多了,可是最近才比較熟」「我想…妳也看到了,我媽最疼老二,好像老二跟我過世的爸爸長的一個樣子,也許是移情作用吧…老二的壓力最大,他責任感很重,為了搬出去,他很歉疚,這幾年…我不知道怎麼幫他,就請妳多多照顧他」草莓感覺到大哥的善意,很想藉這機會好好多問些“豪門酒店兼職秘辛”,誰知趙媽媽出來了還勾著二哥的手,「還好我們二哥的手藝還是一樣好,只要經過他推拿,我的背就舒服多了,走了走了,可以逛街去了!」二哥的表情就像被冰鎮了一樣,直到草莓過去牽起他的手。原來全家一起逛百貨是趙家的大事, 像例行公事一般,所有的消費都由趙媽媽買單,這個就像是一帖臨時鎮靜劑一般讓草莓稍事放鬆,一路上她和趙媽“搶著”勾著二哥的手,索性二哥就讓媽媽勾手但是十指緊扣住草莓,草莓的“得意”就不客氣的寫在臉上了。 奇怪的是大嫂常常過來拉走她去試新衣服,要她幫忙看樣式和大小,草莓雖然應和的很好心理卻不得不覺得怪異,大哥大嫂節能燈具看起來人都很好,為何一定要拉開她呢? 逛到了內衣部門,草莓正在想有三位男士在場應該迴避掉這個部門吧,誰知道趙媽媽居然一馬當先挑了好幾個新款,還黏著大嫂的草莓只見得大嫂一張鐵青的臉低聲說了句 「又來了!」就藉口要找洗手間問草莓要不要一起去,草莓正在想也好…就聽到趙媽媽的嗓門看到她的動作,天啊!沒錯她正在拉著二哥進試衣間幫她試內衣,大嫂拍了拍草莓的背,「走吧!眼不見為淨」草莓直著眼看著二哥被拉進去,一時天旋地轉而反胃,「大概是中午吃太飽了,大嫂,我跟妳去洗手間。」撐到了洗手間,草莓硬是把中午吃的食物全吐了出來,大嫂不斷的拍著會場佈置草莓的背,嘴裡邊唸著「二哥真是的!為什麼要帶妳回來又要聽老太后的話,他的教訓還不夠嗎?」草莓急著解釋「大嫂,我真的沒事!只是中午吃了太多剛剛坐車又暈…」沒想到看來冷酷的大嫂突然擦了擦眼角的淚水,「草莓,這次二哥說要帶妳回來我跟大哥都好高興,以為他恢復正常了,你別看他又帥又優,他責任感太重,感情上又太優柔…」正在當口,突然聽到二哥的聲音,「草莓,妳還好嗎?」大嫂拍了下草莓讓她快出去,草莓草草沖洗了一番,一直很篤定堅強的草莓一看到二哥那張憂愁的臉,雙手插著腰靠著牆望著裝著笑的自己,是的,她還是撐著一張笑臉,二哥放下了心也跟著開幕活動笑了,想著他這麼多年來所承受的壓力,突然激起了草莓不服輸的戰鬥力,她衝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二哥,很緊,把頭埋在二哥懷裡是現在最好的方法,同時逃避與戰鬥最好的方法。二哥環抱著草莓,也不管什麼公共場合,就依著她頭細聲說著「妳ok嗎?」草莓沒出聲倒是用肢體回應,把二哥抱的更緊。 大嫂出來看到兩個人似乎放心了一半,丟下了一句話就離開了,「到車上等你們」巧的是…趙媽媽也來了,大嫂居然笑著說「趙媽媽,你來的正好,小倆口感情太好黏的緊,我看我和大哥先到車上等了,晚飯我來做義大利麵,您休息了」她那個得意的樣子好似報了數箭之仇似的,然而,趙媽媽酒店經紀的臉色完全不在草莓的考量之內,此刻的她就只是心疼她的二哥,彷彿剎那之間她了解了一切,一切二哥的痛和二哥的苦,所以她只想把二哥抱的更緊,然而,事情就這麼簡單而已嗎?晚餐在大嫂刻意的主導下顯的輕鬆了許多,經過這場草莓無心又無聲的抗議,大哥大嫂連小弟都突然間笑開了,晚餐的桌上大哥開了幾瓶紅酒,三兄弟喝的很開心,類似這種場景已經很久不見了,詭異的是,趙媽媽顯的不那麼開心,大夥兒在廚房清洗時,趙媽媽差大嫂交待二哥進房裡說是有土地的事要商量,大嫂卻不以為然的在唸著 「又要我做幫兇,我才不幹!」草莓挨過去問了聲 「大嫂,妳跟大哥一起很酒店工作久了?」「3,4年了吧」「看妳們感情這麼好,為什麼不結婚?」「只要我一天不結婚她就不能拿我怎辦」「我不懂」「每次不開心我就回娘家,名正言順的,可是氣過就回來了,大哥對我很好,我放不下,草莓,妳也是對不對?妳很愛二哥,我看的出來,答應我不要放棄。」「嗯,只要他不放棄我就不放棄」「好!我去騙媽媽說二哥醉了,妳去困住他,不然晚上他就回不了房了」草莓抽了口冷氣,這是她第一次,第一次挑戰她對“母親”的定義,自己的媽媽只會寵孩子,爸爸也是寡婦的獨生兒子,現在回想起來,難道這也是母親當年面臨的問題? 也是爸爸不常回家的問題? 更是媽媽千萬酒店打工交待不要跟公婆同住的原因?草莓這會兒有更重要的任務–把還在喝酒的二哥拉進房裡,然後…不讓他出房門!趙家這大透天的每個房間都是套房,而且都有沙發跟餐桌,像極了飯店的格局,關起了房門,半醉的二哥顯的心情很好,拉過草莓就吻,草莓看時間還早「我知道你沒醉,想不想說說話?」「說...對不起、委屈妳了?」二哥確實很清醒,幾個字就表達了他此刻的心情,草莓心想何嘗不是個好機會,不是說酒後吐真言嗎?能不能讓他也藉酒放肆一下?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酒店兼職
創作者介紹

澎湖民宿

jr36jrfd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